寂棂

画渣,文渣,反正什么都渣。

青花瓷

这是闺蜜写的文ε〓〓〓ε〓〓〓(/≧∀≦)/求评论
[序]

他是朝中重臣,他是堂皇天子。他为他平定天下,他予他一世荣华。他是臣,他是君。

[壹]

十年前,他听信佞臣之言,下令欲赐死他母亲。他八岁,得知消息,怒砸了手边皇帝钦赐的青花瓷瓶不顾父亲呵斥冲出家门,竟凭一把藏银短刀杀死侍卫数十,却终究为时已晚,他最后看见的,是轰然下落的斜刀,与母亲流着泪的双眼。
“照顾好自己!!”当母亲含泪嘶喊出最后一句话时,他内心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崩溃,哭着,跪倒在地。人群惊呼,老人叹息,孩子哭闹,不久都渐渐散去。直到最后,竟无人为他母亲收尸,他就跪着,流着泪,在心底暗暗发誓终有一天自己要变强变得足够强为母亲报仇要了那个人的命!
[貳]

春秋轮了十二载,如今的他,已站在皇帝身边,为皇帝的心腹重臣。短短一年内,他以极出色的的天赋,南征北战,为皇帝平了内忧外患,取得皇帝信任。皇帝日日召见他,甚至许他可随意出入上书房不必禀告。他脸上也永远是一抹微笑,碧绿的眸子里却深不可测。日复一日,过了好久。他甚至几次忘记复仇,可皇帝眼中偶尔流露出的戾气却不时提醒他,眼前的,是自己的杀母仇人。
[弎]

战场上,他正在军营,与皇帝分析敌情。
“危险!!”他只见对面身着龙袍之人猛的起身,竟翻过桌子将自己扑倒在地,紧紧搂住。
“陛…陛下!您受伤了!”一股温热液体贴着他脸颊流过,他大惊,“您…为何要为臣挡这一箭。”
“我不过是,不愿再犯那错误罢了……”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双眼却再也支撑不住,阖眼。
那一刻,他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毒箭。
[肆]


“给我调查一下当今皇上的家世,包括兄弟姐妹都给我把他们的底细查清楚。不要走漏了风声。”
“……是”

子时三刻,尔携青花瓷瓶,来孤宫,否则皇帝亡矣。
“真的要去吗?”
“嗯。多年以来是我错怪他了。我欠他。”

“你果然来了,东西……”
“带来了”
“孤讨厌别人打断…”
“解药”
“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来人!”
“唔!!……”

所谓以瓶换药,却皆失。
[伍]

“既然当初那旨并非你所下,你为何不告诉我?”
“我不过…是在赎罪罢了。”
“哈,赎罪。可你是天子啊。你何罪之有!”
“无妨了……这辈子……算我负你的……我先走一步了……你可莫……怪我啊……”
“喂!喂…喂!!你为何不在当初让我知道真相!!”
[陆]

“十二年前,你赠予我的青花瓷瓶,如今完好如初。我将它连并解药带来了。我且将药洒于酒中,你喝了它罢,解了毒,我便也去陪你了……”
[柒]

其实,十二年前,赠与卿的青瓷瓶,便早记录下此事,只是卿未曾注意罢了。只是,若本不曾相识,若能早些知晓真相,何苦至此,伤了彼此,负了彼此。许是如今檀香未灭,心亦未老。雨打蕉叶,潇潇几夜。剑落恩怨了,骤雨落,宿命敲。不若如窗边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评论

热度(2)